原标题:苦守3年只赚12%,中欧恒利终于开放申购,走还是留?

今天(11月2日)是中欧恒利三年定开的第一个开放日,3年封闭期,曹名长交出的成绩单是11.72%,年化收益3.77%。

坦率来讲,这个成绩和偏股混合型基金同期平均21.73%的年化收益率相比的确不够看,甚至还不如一些银行理财产品。

更不要说这还是2017年数一数二的爆款基金,曾经凭借着曹名长在新华基金、中欧基金长达10年的优秀业绩,吸引了6.4万户、74.4亿元资金的热情认购,以一只三年封闭基金高居2017年成立规模最大的偏股型基金之位,这在公募基金历史上并不多见。

抱着对明星基金经理的高期待、对三年封闭牺牲流动性换取更多收益的高期待,这6.4万户“抱以重望”的投资者很难不对这一成绩产生失望感。

但这都是从后视镜看到的结果,用结果去证明曹名长过去三年的失败并没有多大价值,真正值得我们反思的,或许是当下最热门的高成长策略是否会重走低估值策略的老路?

低估值策略时运不济

2017年,A股在经过2015年的杠杆牛、2016年的泡沫破灭后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价值投资之风,不少主流基金经理也公开表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

在中欧恒利2017年10月发行时的宣传材料上,曹名长被打上了“价值一哥”的标签。

但什么才是价值投资?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投资者眼中也有一千种价值投资。

曹名长或许是格雷厄姆的粉丝,他在当时给持有人的一封信中写道:“真正的价值投资是以控制风险为前提,同时取得绝对收益的低估值、稳定成长的投资,其中,最基础的是估值,在此前提下,再选择好公司。”

简单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注重低估值、注重安全边际的投资风格。

这种投资风格并没有什么错,因为从长期来看,“低估值策略”在A股市场过去(2000年到2019年)19年间都有明显的超额收益。

特别是在白马蓝筹行情的2017年,曹名长的代表作中欧价值发现混合基金全年取得了26%的收益,排在全市场偏股混合型基金前10%,业绩可以说非常优秀。

但价值和价格就像天平的两段,优先强调低估值,意味着难免会牺牲一些对公司质地的要求,曹名长将其总结为一种有缺陷的投资方法论。

“我不会只选择特别好的公司,更不会选择那些估值已明显过高的好公司。相反,我会选择那些可能存在一些瑕疵但是价格更为便宜的公司。”曹名长曾在采访中表示。

因此,在曹名长的投资组合里,我们可以经常看到一些有瑕疵的便宜公司,或者说二线蓝筹,比如他买的是新华保险、顺鑫农业、复星医药等。

三年来,由于实体经济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很多行业的集中度趋于上升,强者恒强的特征明显,而A股的结构性牛市不仅反映了这种变化,而且有比较明显的增强和放大,具体表现为热门成长股备炙手可热,AH股价差持续处于历史高位。

这让曹名长的低估值策略颇有些时运不济的无奈。

高成长风格风光无限

当2017年中欧基金专业经验丰富的管理层、招商银行同业领先的基金研究团队,以及大量持有人都把珍贵的一票投给了曹名长时,没有人能想到三年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基金业只能唯业绩说话,现实无疑是他让大家失望了。由于三年业绩严重低于预期,曹名长受到了不少批评,在网络上被吐槽甚至被唾骂。

但与此同时,那些追捧芯片股、新能源车股的基金,正风光无限、名利双收,与曹名长曾经受到过的追捧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尽管不少芯片股、新能源汽车股的市盈率已经上百倍,但仍然有不少基金公司的投研团队正在投入重注,认为芯片股、新能源汽车股未来的成长性可以支持现在的高估值。

从后视镜看,曹名长所遵行的低估值策略在过去三年比较失败,但放眼向前看,谁又能为现在火热的高成长股能否取得持有人预期中的收益提供背书呢?

市场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但问题是短期有时并不短,而长期又需要有多长?